学术活动

世界著名小提琴大师、我院荣誉教授宓多里女士再次在我院举办系列大师班

  • 作者:刘霄 文/韩军 图  
  • 来源:中央音乐学院
  • 发布日期:2017-06-16 15:07:00

  2015年5月,作为中央音乐学院顶级音乐大师系列邀请的世界著名演奏家,宓多里来到中央音乐学院举办为期两天的访问讲学活动,被授予了代表学院最高礼遇的荣誉教授称号。不论是在中央音乐学院音乐厅举办的独奏音乐会,还是数场大师班,无不取得巨大成功和强烈反响。大家一直期待着她再次来访。

  叶小钢副院长接见宓多里

  从左至右:何畅,叶小钢、宓多里、刘霄

  宓多里大师一直对中央音乐学院的学生赞赏有加,时常关心着他们的成长。这次,学院又有幸请到她,于6月4日和5日,再次举办了数场大师班,一共有17位优秀学生及青年教师受到了宓多里大师的指点。这些学生中有的人参加过两年前的大师班,宓多里一一记得他们上次的表现,夸赞他们进步大。大家分别为大师演奏了各个时期各种风格的作品,不论是巴洛克时期的巴赫还是古典风格的莫扎特、贝多芬,乃至近现代的伊扎伊作品,宓多里大师均逐一讲解剖析,不同的风格个性,要用不一样的情绪表达,使用各异的演奏技巧来拿捏分寸。她的表述、示范无不简洁明了,直指问题核心,解决方法行之有效。课后学生们的演奏水平均有不同程度的改善,收获良多!有听过课的老师评价说:Midori女士的亲切、真实、忘我和对音乐的追求、爱与奉献让我感到只有敬佩!宓多里大师执着敬业的专业精神贯穿着她的课上课下,除了简单的用餐休息,她除了教授安排紧凑的大师课,其余时间均在学院琴房练琴研究,最早一个来到琴房,最晚一个离开大楼。她身体力行的担当着职业榜样。大师班再次取得了圆满的成功。中国音乐家协会主席、中央音乐学院副院长叶小纲教授在大师班后亲切地会见了宓多里女士,对她此次到访表示热烈欢迎,感谢她对学院小提琴学生的关心和帮助和不辞辛劳的工作,高度评价了此次活动积极深远的意义,邀请她在未来合适的时间再次光临中央音乐学院。我们一同期待在不久的将来再次迎来宓多里女士的访问。  

  

宓多里

  她是20世纪世界范围最著名的神童之一,少年时代的大师耶胡迪.梅纽因(Yehudi Menuhin)轰动世界后好像还没有哪位小提琴家在10岁左右时就开始像她这样名扬四海!

  宓多里四岁时,祖父母就送她一把很小的小提琴,让她可以自由拉奏。没想到跟随母亲学习的她,才短短三年的时间,就在大阪举行了生平第一次公开的演奏会。一位住在纽约的音乐家朋友听到她的演奏,鼓励她母亲将她的琴声录下来。于是,宓多里录下了帕格尼尼《第一小提琴协奏曲》和几首《随想曲》,巴赫《无伴奏奏鸣曲》及圣桑的《第三号小提琴协奏曲》。

  录音辗转传到那个时代最有名的美国小提琴教育家多萝西·迪蕾(Dorothy DeLay)手上,她听后以为自己弄错了,因为她认为录音里面不应该是一位八岁女孩的录音,听起来像二十八岁的年纪拉的!于是迪蕾邀请宓多里到科罗拉多州面试。迪蕾曾回忆,宓多里进来之后表示要演奏巴赫《恰空舞曲》,老师们都不认为那样年龄的孩子能够表现得好,只预期听个两、三行,然而当她开始演奏后,却没有人想要让她停止。听完全曲,在场的人都不能相信那样一个孩子能够拉得这么好。小宓多里的琴声也感动过祖克曼(Pinchas Zukerman),他也曾经说过:"她当时就像我坐在椅子上的高度吧!调完音,宓多里对观众鞠躬,对我鞠躬,对钢琴家鞠躬,然后开始演奏巴托克《第二号小提琴协奏曲》,而我开始情绪激动,我坐在那里,眼泪开始从我面颊上流下来。"一把约一半正常大小的小提琴,在小宓多里的手中所展现出的声音,让祖克曼觉得自己是见证了一个奇迹。随后她在纽约茱丽亚音乐学院师从多萝西·迪蕾。宓多里的奇迹后来传到了祖宾. 梅塔(Zubin Mehta)的耳里,在一九八二年第一次听到她的演奏立刻惊为天人,随即邀请她担任纽约爱乐乐团新年音乐会的神秘嘉宾。十一岁的孩子,初次登台即获得了全场起立致意的满堂采,不仅获得《纽约时报》的佳评,更让祖宾·梅塔赞叹其为"新世代的海菲茨"。1990年,年仅19岁的她在世界最高音乐殿堂卡内基音乐厅举办独奏音乐会,不仅取得难以置信的辉煌成功,本场音乐会的现场录像也把宓多里的演奏传遍了世界的每个角落,音乐会中的重头戏《夏日最后的玫瑰》更成为了她的代名词。

  今天,宓多里被公认为本时代最为非凡的音乐家之一、乐于奉献的天才教育家和富于创见的社区活动家。为了表彰她在这三个完全不同领域的成就中表现出的广度和水准,2012年达沃斯 (Davos) 世界经济论坛 (World Economic Forum) 向她颁发了著名的水晶奖 (Crystal Award),她还当选为美国艺术与科学院院士,并获得耶鲁大学授予的荣誉博士学位。2007年,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任命她为和平使者。多年来,她为年轻艺术家树立了新的典范,让他们了解如何于满足最高质量表演生涯的要求之同时, 又能从中获得乐趣,与及如何用音乐的力量来改变生活。

  2012年她被南加州大学命名 "卓越音乐教授",(Distinguished Professor of Music), 在大学里的桑顿音乐学院, 她担任雅沙o海菲兹 (Jascha Heifetz) 主席及弦乐系主任。 尽管她的全职教学及行政工作相当繁重, 宓多里勇挑重担,与桑顿音乐学院的学生们联手紧密合作, 在这所著名大学中毫不逊色地承担了充满挑战的教育和管理工作。她教学成果显著,著名的学生就包括巴伐利亚广播交响乐团的终身演奏家、第二首席科比涅.奥坦伯格先生,中国中央音乐学院的副教授、青年演奏家刘霄先生等。此外她还兼任日本相爱大学(Soai University) 客座教授一职,并在国际公益社区工作中投入了大量时间。

  她使用一把1734年制作的瓜奈里.德尔.吉苏 (Guarnerius del Gesu "ex-Hunerman") 小提琴, 她为这把意大利古琴配有三把琴弓,两把由多米尼克o皮卡特 (Dominique Peccatte) 制作,一把由保罗o齐弗里德 (Paul Siefried) 制作。

相关附件:
相关链接:

© Copyright www.ccom.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110402430057号

京ICP备05064625号

学术活动

世界著名小提琴大师、我院荣誉教授宓多里女士再次在我院举办系列大师班

作者:刘霄 文/韩军 图来源:中央音乐学院发布日期:2017-06-16 15:07:00本栏目内容由院长办公室负责维护

  2015年5月,作为中央音乐学院顶级音乐大师系列邀请的世界著名演奏家,宓多里来到中央音乐学院举办为期两天的访问讲学活动,被授予了代表学院最高礼遇的荣誉教授称号。不论是在中央音乐学院音乐厅举办的独奏音乐会,还是数场大师班,无不取得巨大成功和强烈反响。大家一直期待着她再次来访。

  叶小钢副院长接见宓多里

  从左至右:何畅,叶小钢、宓多里、刘霄

  宓多里大师一直对中央音乐学院的学生赞赏有加,时常关心着他们的成长。这次,学院又有幸请到她,于6月4日和5日,再次举办了数场大师班,一共有17位优秀学生及青年教师受到了宓多里大师的指点。这些学生中有的人参加过两年前的大师班,宓多里一一记得他们上次的表现,夸赞他们进步大。大家分别为大师演奏了各个时期各种风格的作品,不论是巴洛克时期的巴赫还是古典风格的莫扎特、贝多芬,乃至近现代的伊扎伊作品,宓多里大师均逐一讲解剖析,不同的风格个性,要用不一样的情绪表达,使用各异的演奏技巧来拿捏分寸。她的表述、示范无不简洁明了,直指问题核心,解决方法行之有效。课后学生们的演奏水平均有不同程度的改善,收获良多!有听过课的老师评价说:Midori女士的亲切、真实、忘我和对音乐的追求、爱与奉献让我感到只有敬佩!宓多里大师执着敬业的专业精神贯穿着她的课上课下,除了简单的用餐休息,她除了教授安排紧凑的大师课,其余时间均在学院琴房练琴研究,最早一个来到琴房,最晚一个离开大楼。她身体力行的担当着职业榜样。大师班再次取得了圆满的成功。中国音乐家协会主席、中央音乐学院副院长叶小纲教授在大师班后亲切地会见了宓多里女士,对她此次到访表示热烈欢迎,感谢她对学院小提琴学生的关心和帮助和不辞辛劳的工作,高度评价了此次活动积极深远的意义,邀请她在未来合适的时间再次光临中央音乐学院。我们一同期待在不久的将来再次迎来宓多里女士的访问。  

  

宓多里

  她是20世纪世界范围最著名的神童之一,少年时代的大师耶胡迪.梅纽因(Yehudi Menuhin)轰动世界后好像还没有哪位小提琴家在10岁左右时就开始像她这样名扬四海!

  宓多里四岁时,祖父母就送她一把很小的小提琴,让她可以自由拉奏。没想到跟随母亲学习的她,才短短三年的时间,就在大阪举行了生平第一次公开的演奏会。一位住在纽约的音乐家朋友听到她的演奏,鼓励她母亲将她的琴声录下来。于是,宓多里录下了帕格尼尼《第一小提琴协奏曲》和几首《随想曲》,巴赫《无伴奏奏鸣曲》及圣桑的《第三号小提琴协奏曲》。

  录音辗转传到那个时代最有名的美国小提琴教育家多萝西·迪蕾(Dorothy DeLay)手上,她听后以为自己弄错了,因为她认为录音里面不应该是一位八岁女孩的录音,听起来像二十八岁的年纪拉的!于是迪蕾邀请宓多里到科罗拉多州面试。迪蕾曾回忆,宓多里进来之后表示要演奏巴赫《恰空舞曲》,老师们都不认为那样年龄的孩子能够表现得好,只预期听个两、三行,然而当她开始演奏后,却没有人想要让她停止。听完全曲,在场的人都不能相信那样一个孩子能够拉得这么好。小宓多里的琴声也感动过祖克曼(Pinchas Zukerman),他也曾经说过:"她当时就像我坐在椅子上的高度吧!调完音,宓多里对观众鞠躬,对我鞠躬,对钢琴家鞠躬,然后开始演奏巴托克《第二号小提琴协奏曲》,而我开始情绪激动,我坐在那里,眼泪开始从我面颊上流下来。"一把约一半正常大小的小提琴,在小宓多里的手中所展现出的声音,让祖克曼觉得自己是见证了一个奇迹。随后她在纽约茱丽亚音乐学院师从多萝西·迪蕾。宓多里的奇迹后来传到了祖宾. 梅塔(Zubin Mehta)的耳里,在一九八二年第一次听到她的演奏立刻惊为天人,随即邀请她担任纽约爱乐乐团新年音乐会的神秘嘉宾。十一岁的孩子,初次登台即获得了全场起立致意的满堂采,不仅获得《纽约时报》的佳评,更让祖宾·梅塔赞叹其为"新世代的海菲茨"。1990年,年仅19岁的她在世界最高音乐殿堂卡内基音乐厅举办独奏音乐会,不仅取得难以置信的辉煌成功,本场音乐会的现场录像也把宓多里的演奏传遍了世界的每个角落,音乐会中的重头戏《夏日最后的玫瑰》更成为了她的代名词。

  今天,宓多里被公认为本时代最为非凡的音乐家之一、乐于奉献的天才教育家和富于创见的社区活动家。为了表彰她在这三个完全不同领域的成就中表现出的广度和水准,2012年达沃斯 (Davos) 世界经济论坛 (World Economic Forum) 向她颁发了著名的水晶奖 (Crystal Award),她还当选为美国艺术与科学院院士,并获得耶鲁大学授予的荣誉博士学位。2007年,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任命她为和平使者。多年来,她为年轻艺术家树立了新的典范,让他们了解如何于满足最高质量表演生涯的要求之同时, 又能从中获得乐趣,与及如何用音乐的力量来改变生活。

  2012年她被南加州大学命名 "卓越音乐教授",(Distinguished Professor of Music), 在大学里的桑顿音乐学院, 她担任雅沙o海菲兹 (Jascha Heifetz) 主席及弦乐系主任。 尽管她的全职教学及行政工作相当繁重, 宓多里勇挑重担,与桑顿音乐学院的学生们联手紧密合作, 在这所著名大学中毫不逊色地承担了充满挑战的教育和管理工作。她教学成果显著,著名的学生就包括巴伐利亚广播交响乐团的终身演奏家、第二首席科比涅.奥坦伯格先生,中国中央音乐学院的副教授、青年演奏家刘霄先生等。此外她还兼任日本相爱大学(Soai University) 客座教授一职,并在国际公益社区工作中投入了大量时间。

  她使用一把1734年制作的瓜奈里.德尔.吉苏 (Guarnerius del Gesu "ex-Hunerman") 小提琴, 她为这把意大利古琴配有三把琴弓,两把由多米尼克o皮卡特 (Dominique Peccatte) 制作,一把由保罗o齐弗里德 (Paul Siefried) 制作。

  • 相关附件:
  • 相关链接: